阿苒

闲的没事干写东西的。
小王子/ll/满汉/声优/月歌
希望自己能经常动动笔…

回头却不是从前[时音]

失踪人口回归×

山东高考卷题目×

早就写好的但是一直忘了发…

be ooc有。

————————————————————
 
  一.
  他现在大约还能回想的起他们的从前。

  二.
  一十木音也现在也依旧是这种活泼的性格,自来熟,和任何艺人都能很快打成一片。对外也是一种元气满满的大男孩的样子,他的粉丝也因此越来越多,这样的男孩子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
  st团里最后留下来的人只有他和爱岛塞西尔,其他几个人有的前几年就退出了娱乐圈,有的选择了单飞,也有的转行去做演员不接live。这个在数年前红极一时的团队,最后还是变得四分五裂。

  三.
  爱岛靠在录音室外的墙上,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唱的卖力的一十木音也。这张EP大概是他最后一张个人专辑,一十木音也跟他说过,这个曲子做完,也是时候该退出了。
  这首歌从作词到作曲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甚至于爱岛都没有看见过这首歌的谱子和歌词。
  但他知道这首歌是送给谁的,也知道这首歌讲了什么故事。

  四.
  在前几年的某一次live庆功会上,喝醉的一十木音也抱着他的室友兼最好的搭档一之濑时矢不松手,微红的脸颊带着酒气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接着一之濑时矢就拉着一时木音也出了门。
  庆功会快散场也不见两人回来,还算清醒的爱岛主动去找,却在出了门右拐的小胡同里看见了正在亲吻的二人。

  五.
  当时就应该知道你们迟早有这么一天。
  爱岛拍了拍一十木音也的肩,后者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面,看着海水起起落落,心情倒也平静了不少。
  他知道的,他应该知道的。
  塞西尔你看看,五年前的我们多好啊。

  六.
  一十木音也单人EP发售的当天,有很多粉丝开始惋惜这个团队最后的两个人也要散了,而st的老粉们则表示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一天。
  一十木音也照例会给其他的六人每人一张to签专辑。写完了每个人的名字之后,他把六张专辑摆在了一起,又拿出一张来写上了“TO:一十木音也”的字样。七个人的七个名字,又以这样的方式凑到了一起。
  他忽然有点想哭。

  七.
  把专辑依次包装好寄给每个人,在包装一之濑时矢的那份时,他把给自己的那张也装了进去。

  包装一份送给你的临别回忆。
  也许某一天你会想起,
  你曾出现在我的心里。

  歌词里这样写道。

  八.
  一十木音也宣布st团彻底解散,而他本人也将暂时退隐。

  九.
  他现在大约还能回想起他们之前的那五年。

  十.
  只是那些已经算不上他们的从前了。

[时音]umm…小随笔并没有名字…

    一如往年的平安夜。

    街边店铺的牌子上挂着彩灯,门口摆放着圣诞树。店里放着千篇一律的圣诞歌曲,有时也能从几个看起来比较古老的店里听到很久没有人放过的Last Christmas。偶尔会有几个扮成圣诞老人的大商场的店员在街上分发贺卡和糖果,即使看起来很和善的面具下是一张不情愿的脸。

    一十木音也随着街上的人们一起走向广场中央的圣诞树。这个时候出来的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或者是已经结婚生子的一家人。一十木音也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他觉得一个人在这里会显得有些不合群。

    鼻尖忽然感受到凉意,一十木音也抬头,看见了零星的雪花。虽然不是大雪,在北半球的冬天里也有透骨的寒冷。他把手伸进大衣口袋,摸到了一颗刚刚在街上圣诞老人送给他的糖果。或许是在口袋里放了太久,糖果外面的巧克力已经被体温融化。一十木音也把它攥在手里,继续向圣诞树走去。

    离零点还有不到一分钟,广场中央的圣诞树上挂了不少卡片,上面是人们对未来一年的期望。有情侣写的希望和心爱的人长久,有国中生写的希望考试不挂科。还有一些卡片上是小孩子稚嫩的笔画,大都是希望可以收到新玩具或者一大包零食。一十木音也也想写点什么,从管理人员那里拿过卡片和笔之后又不知道该写什么,只好笑笑再把东西还给人家。

    倒计时开始,钟楼的秒针在一格一格的走着,每走一格都会引起人群里的一片骚动。一十木音也假装自己很开心,笑着和人们一起倒数。在数到1的时候,他没有看圣诞树,而是看着天上的雪。

    在一片冰冷中,一十木音也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转头用发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换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谢谢你,时矢。

    一十木音也笑了。他伸出一直攥着的手,把几近融化的糖果拆开塞进人的嘴里。

    圣诞快乐,一之濑时矢。

    圣诞快乐,一十木音也。

    还有,我喜欢你,一十木音也。

    诶好巧,我也是。

  ————END————


这个人不要脸的拿之前toki生贺来凑数…

虽然应该放在圣诞节发的…

而且这个人的涉拓三十题已经拖了一个月了…

哇我自己都嫌弃自己…


【兰岭】黑崎兰丸生贺

  寿岭二一大早就开始在厨房里折腾。当被吵醒的美风蓝和卡缪来厨房想要检查这里是不是有老鼠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满脸面粉的寿岭二。

  “岭二…你在干什么?”美风蓝皱着眉看着桌子上翻倒的奶油,碗里带着碎了的鸡蛋壳的鸡蛋,地上洒着的面粉。

  “今天是兰兰的生日,当然是要做蛋糕啊。”寿岭二指了指手边的教程,然而门口的两个人丝毫看不出他向鸡蛋里加水果这个动作与做蛋糕有关系。

  卡缪拍了拍美风蓝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说着“我觉得我们还是提前订好蛋糕比较好”,后者点点头,一脸郑重的退了出去,顺手贴心的给关上了门。

  黑崎兰丸昨晚录制节目弄到凌晨才回来。寿岭二端着蛋糕打开房门的时候,他虽然已经醒了,但依旧疲惫的不愿睁开眼睛。

  寿岭二把蛋糕放到桌子上,坐到床边凝视着床上的人。他记不清两个人是谁先告的白,一切似乎都发展的顺理成章。彼此没有说过喜欢,心里却早都明白。寿岭二忽然想起他第一次看见黑崎兰丸时的场景,那时候他笑着拍拍他的肩,心里想的是“明明是后辈怎么比我还高”。

  寿岭二低头,在黑崎兰丸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俯在他耳边说出了一直未对他说过的话。

  “兰兰,我喜欢你。”

  “我也是,岭二。”

  黑崎兰丸伸手把寿岭二抱住,闭着眼蹭了蹭他柔软的发丝。

  “兰兰!你什么时候醒的?”

  寿岭二脸上一热,手忙脚乱的从人怀里爬了出来。

  “你进门的时候。”黑崎兰丸看了眼桌子上的蛋糕,“你做的?”

  寿岭二把蛋糕端到人面前,黑崎兰丸就这人的手舔了口奶油。

  “怎么样,好吃么?”

  黑崎兰丸眯起眼,拿过人手里的蛋糕放在桌子上,伸手把人拉进自己怀里吻了上去。

  “自己尝尝?”意犹未尽的舔舔人的嘴唇,“比起蛋糕还是你更好吃。”

  此时的大厅,美风蓝盯着一小时前寿岭二就进去但一直没出来的黑崎兰丸的房间,忽然感觉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订蛋糕。

  “那个家伙有岭二吃就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