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苒

闲的没事干写东西的。
小王子/ll/满汉/声优/月歌
希望自己能经常动动笔…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三

     [迟到五分钟]

  寺岛拓笃这一阵的工作很多。

  接了几个主役,还有广播,见面会,和羽多野涉相比,寺岛拓笃的工作量差不多是他的两倍。

  “明天最后一场。”寺岛拓笃倒了杯水,端起来慢慢走回客厅,“广播录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就差不多结束了。”

  语气里满是疲惫,羽多野涉在电话这边听的心疼。

  “那明天广播收录结束后我去接你吧,带你去你一直想去的那家餐厅。”

  “涉君万岁!”

  听着那边人的声音恢复了一点活力,羽多野涉笑了笑。

  “五点半,我在楼下等你。”

  于是寺岛拓笃最后一天做什么都很卖力。

  这是他的经纪人说的。

  广播收录结束后,寺岛拓笃回绝了一同录制的福山润和下野紘的居酒屋邀请,穿上外套便飞奔下楼。

  “看样子也知道羽多野君会来接他。”

  冬天的夜晚一向来的很早,在楼下站了没多久天色便暗了下来。

  寺岛拓笃打开手机,上面显示现在是“17:35”。

  要不要给涉君打电话呢…

  一辆再熟悉不过的车在他纠结的时候停在了面前,羽多野涉下车,双手合十向寺岛拓笃道歉。

  “抱歉啊拓笃,路上堵车了…”

  寺岛拓笃笑了笑,把自己埋进对方怀里。

  “涉君迟到了五分钟,罚你多陪我半小时好了。”

   [以后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

   [会尽自己努力写下去吧…]

   [毕竟是曾经最喜欢的cp…]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六

      【领带歪了】

  羽多野涉睁开眼后,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坐在床上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昨晚陪寺岛拓笃打游戏打得太晚,今天要参加的见面会恰好离这里不远,于是就在拓笃家借住了一晚。

  “涉君再不起床见面会要要迟到了哦。”

  门外传来寺岛拓笃的声音,还有三声很轻的敲门声。敲过门之后,寺岛拓笃没有戴眼镜的小脸从半开的房门后露了出来。

  “快点起床,我弄了早餐,吃完再走吧。”
 
  羽多野涉应了一声开始穿衣洗漱。等他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

  “那拓笃,我出门了。”

  寺岛拓笃从里间跑出来,递给羽多野涉忘在餐桌上的台本,然后凑近伸手。

  “涉君真是笨蛋,领带都系不好。”

  为他整理好白衬衫上歪斜的粉红领带,寺岛拓笃后退两步满意的看着自己帅气的搭档。

  “路上小心。”

  【莫名有种妻子送丈夫出门的感觉×××】

  【算是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也许以后还会有…】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二

     【睡着的猫和他】

  九月末十月初,最容易生病的季节。夏天的余韵还没完全消散,秋季的冷风却已经吹了进来。

羽多野涉几乎每天都会给寺岛拓笃发邮件,内容几乎都是什么[多穿点衣服][今天有雨,记得带伞][别着凉感冒]之类的。寺岛拓笃一句句的记了下来,所以他现在很健康。反而给他发邮件的羽多野涉却病倒在床。

  “涉君真是…”

  看着无力躺在床上的羽多野涉,寺岛拓笃在心里骂了人一句笨蛋。

  “拓笃…嗓子好疼…”

  羽多野涉可怜兮兮的看着寺岛拓笃,后者一脸认命的拿着杯子去给人倒水。起身的时候mugi从床头跳下来跟了上去。

  mugi很粘寺岛拓笃,尤其喜欢在他打游戏的时候蹭着他的裤脚睡觉。

  寺岛拓笃蹲下揉了揉mugi的小脑袋,把它抱回羽多野涉的枕边。

  “mugi在这里好好陪着涉君,我去倒水。”

mugi很听话的趴在羽多野涉的枕边,目送着人关上了房门。

  寺岛拓笃出去给羽多野涉的经纪人打了电话请了下午的假,然后重新烧了开水端进屋子里。

  打开房门,寺岛拓笃觉得眼前的一幕有点好笑。

  mugi的小脑袋枕在羽多野涉的手上,而后者像mugi一样的蜷缩着身子,一人一猫睡的正香。

寺岛拓笃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伸手抚上羽多野涉因为发烧而泛红的脸。

  “笨蛋涉君,赶快好起来吧。”

【聪花】海有玻璃的颜色

          海有玻璃的颜色

  他问他,海是什么颜色的。

  那个时候他们还在一起,他把人圈进怀里,额头蹭了蹭人柔软的栗色短发。

  他说,我带你去看。

  在日本海是很常见的,倒不如说不想见都难。

  于是在那个四月的最后一天,樱花不再飞舞的时候,他带他去了海边。

  车里放的是两人共同好友的歌,他在开车,而他靠在车窗上发呆。

  换了档,把音乐声音调低,关上车窗,春末的寒气被完全阻挡在外面。

  阴天,小雨。

  他蜷起双腿,缩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看着面前的雨刷不停的摆动。曲子换了一首,是他熟悉却忘记了名字的纯音乐。

  冷么?

  不冷。

  简单明了的对话,然后车内的空气便开始凝结。

  闭上眼,他觉得两个人也许就到这了。

  他有想过先提出分手,但每次对上他的眼睛便又咽了回去。他是个骄傲的人,但所谓的骄傲在他的温柔下就变得什么都不是,连最起码的伪装都算不上。

  车停在海边,两人都没带伞,只能坐在车里向海的远处眺望。

  灰的。他说。

  慎酱。他开口。下车吧。

  哈?日野聪你脑子有毛病?

  他没有回答他的嘲讽,而是下车后把他从副驾驶上拉了下来。

  脱下外套给一脸不情愿的人挡雨,他把他拉到沙滩上。

  雨渐渐变小,然后停止。阳光透过没有完全消散的乌云打在海面上。

  他回过头,看见只穿着衬衣的他。

  他忽然觉得这个男人还是爱他的。

  什么颜色?

  他从后面环住他,凑在他耳边问。

  他勾起嘴角,向后倚在男人怀里。

  有种阳光照在玻璃上的绚烂的颜色。

  【end】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一

    【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傍晚的KFC里人很多,点餐台处能排起很长的队伍。羽多野涉戴着口罩和帽子站在队伍里,托了空调的冷气的福在盛夏里打扮成这样子还不算太热。

     在等着前面几个国中生端着餐盘离开后,羽多野涉向服务员点了早就选好的东西。在服务员去准备餐点的时候羽多野涉开始神游,想到了现在在他家打着游戏等他带饭回家的寺岛拓笃。

     [嘛,难得有休息的日子还来我家打游戏。]

     自己都没发觉的宠溺的笑容,再配上这张脸已经足够让服务员脸红。

     “先生,你的餐点齐了。”

     “啊谢谢。”

     服务员的血槽彻底报废。

     KFC离自己家并不是很远,羽多野涉没有开车,也没有叫出租。他很喜欢这种在傍晚散步的感觉。

     [下次带着拓笃一起出来好了。]

     他这么想着。

     回到家刚打开门,就发现赖在自己家不走的某人一脸[你再不回来我就饿死给你看]的趴在沙发上。本来无神的双眼在看到羽多野涉手里的食物之后立刻亮了起来。

     “唔…涉君你就买了一杯可乐啊…”

     “诶?”

     在羽多野涉把装食物的袋子来回翻了好几遍后终于接受了只买了一杯可乐的事实。

     “不过我拿了两个吸管。”

     冲着寺岛拓笃摇了摇手里的吸管,换来了人一个不屑的哼声。羽多野涉把两根吸管插进可乐,然后推到寺岛拓笃面前。

     “这样就可以了。”

     一杯可乐,两个吸管。

     还不知道你要趁我喝可乐的时候干什么呢。

     寺岛拓笃不满的看了一眼对面傻笑的家伙,摇摇头任了人这样的行为。

     算了,这样似乎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