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

闲的没事干写东西的。
小王子/ll/满汉/声优/月歌
希望自己能经常动动笔…

【宁羞】水星记

  电竞三禁

        ooc有

        ready?

        go!

  高振宁在电竞椅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一件外套。

  

  空调还调在二十四度,他觉得脖子被吹的有点冷。

  

  拿起外套关上空调,他环顾四周,发现训练室里也只剩他一人。看了一眼表,凌晨四点二十。

  

  高振宁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记得自己本来是累了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他做了个梦,梦里有姜承録。

  

  他梦见他们接吻,拥抱,在一次比赛之后,在一场大雨之中,在基地的房间里。

  

  高振宁是打心底里喜欢姜承録。

  

  四点半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雨。高振宁没了睡意,便干脆下楼,披着之前当做被子的外套,坐在了一楼的台阶上。

  

  六月,空气里还有一丝丝的凉意。雨丝夹杂着微凉的风卷在高振宁的脚踝,往上,一直遍布全身。

  

  不仅是身体,还有心。

  

  高振宁不知道怎么样形容他和姜承録的关系。姜承録也会对着他笑,会牵他的手,会和他并肩走在一起,会在比赛结束后和他四目相对,他也能看得见他眼底倒映出的自己。

  

  明明就在自己身边,却又无比遥远。

  

  昨晚没有休息好再加上清晨淋了一点雨,高振宁比赛的时候感觉脑袋有点昏沉沉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有好几波操作都出现了失误。

  

  比赛结束,ig赢了,高振宁输了。

  

  他习惯性的打完最后一场去看身边的人,然后等他把手递过来握住。但这次还没等他转头,姜承録已经起身越过他走了出去。

  

  高振宁一时愣在座位上不知所措。

  

  出场馆的时候又开始下雨。高振宁走在人群的最后面,晃晃悠悠地跟着前面的人进了雨里。又是早上那种熟悉的刺痛感,痛得高振宁睁不开眼睛。

  

  他摘下眼镜,眯着眼也看不清前面人的背影。雨仿佛在这一刻越下越大,冲刷着他的身体的同时也在冲刷着他的心。

  

  他不想喜欢姜承録了。

  

  高振宁缓缓停下来,他觉得自己有些疲惫,还有一点委屈。

  

  眼眶有一点湿,鼻子也有一点酸。

  

  发现高振宁掉队的是喻文波,他在等待上车的时候没有看到那个一米八多的身影。

  

  和教练说了一声后他打伞回去找,发现了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高振宁。

  

  回来之后谁都没有问高振宁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什么都没说,回到基地吞了两片感冒药就回屋睡了。只是他关门的时候,姜承録往那边深深的看了一眼,高振宁不知道。

  

  但是喻文波知道,他刚找到高振宁时,高振宁哭着和他说的那些话。

  

  “我不想爱他了。”

  

  “但是除了爱他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高振宁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头没有昨天那么痛了,身体也感觉有力了许多。

  

  走进训练室,看到自己位子旁边坐着的姜承録,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凑了过去。

  

  “shy哥!”

  

  我已经很累了,但我还是要爱他。

  

  因为这是我所正在做的最美好的事。

         end.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三

     [迟到五分钟]

  寺岛拓笃这一阵的工作很多。

  接了几个主役,还有广播,见面会,和羽多野涉相比,寺岛拓笃的工作量差不多是他的两倍。

  “明天最后一场。”寺岛拓笃倒了杯水,端起来慢慢走回客厅,“广播录完这段时间的工作就差不多结束了。”

  语气里满是疲惫,羽多野涉在电话这边听的心疼。

  “那明天广播收录结束后我去接你吧,带你去你一直想去的那家餐厅。”

  “涉君万岁!”

  听着那边人的声音恢复了一点活力,羽多野涉笑了笑。

  “五点半,我在楼下等你。”

  于是寺岛拓笃最后一天做什么都很卖力。

  这是他的经纪人说的。

  广播收录结束后,寺岛拓笃回绝了一同录制的福山润和下野紘的居酒屋邀请,穿上外套便飞奔下楼。

  “看样子也知道羽多野君会来接他。”

  冬天的夜晚一向来的很早,在楼下站了没多久天色便暗了下来。

  寺岛拓笃打开手机,上面显示现在是“17:35”。

  要不要给涉君打电话呢…

  一辆再熟悉不过的车在他纠结的时候停在了面前,羽多野涉下车,双手合十向寺岛拓笃道歉。

  “抱歉啊拓笃,路上堵车了…”

  寺岛拓笃笑了笑,把自己埋进对方怀里。

  “涉君迟到了五分钟,罚你多陪我半小时好了。”

   [以后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有…]

   [会尽自己努力写下去吧…]

   [毕竟是曾经最喜欢的cp…]

回头却不是从前[时音]

失踪人口回归×

山东高考卷题目×

早就写好的但是一直忘了发…

be ooc有。

————————————————————
 
  一.
  他现在大约还能回想的起他们的从前。

  二.
  一十木音也现在也依旧是这种活泼的性格,自来熟,和任何艺人都能很快打成一片。对外也是一种元气满满的大男孩的样子,他的粉丝也因此越来越多,这样的男孩子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
  st团里最后留下来的人只有他和爱岛塞西尔,其他几个人有的前几年就退出了娱乐圈,有的选择了单飞,也有的转行去做演员不接live。这个在数年前红极一时的团队,最后还是变得四分五裂。

  三.
  爱岛靠在录音室外的墙上,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唱的卖力的一十木音也。这张EP大概是他最后一张个人专辑,一十木音也跟他说过,这个曲子做完,也是时候该退出了。
  这首歌从作词到作曲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甚至于爱岛都没有看见过这首歌的谱子和歌词。
  但他知道这首歌是送给谁的,也知道这首歌讲了什么故事。

  四.
  在前几年的某一次live庆功会上,喝醉的一十木音也抱着他的室友兼最好的搭档一之濑时矢不松手,微红的脸颊带着酒气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接着一之濑时矢就拉着一时木音也出了门。
  庆功会快散场也不见两人回来,还算清醒的爱岛主动去找,却在出了门右拐的小胡同里看见了正在亲吻的二人。

  五.
  当时就应该知道你们迟早有这么一天。
  爱岛拍了拍一十木音也的肩,后者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面,看着海水起起落落,心情倒也平静了不少。
  他知道的,他应该知道的。
  塞西尔你看看,五年前的我们多好啊。

  六.
  一十木音也单人EP发售的当天,有很多粉丝开始惋惜这个团队最后的两个人也要散了,而st的老粉们则表示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一天。
  一十木音也照例会给其他的六人每人一张to签专辑。写完了每个人的名字之后,他把六张专辑摆在了一起,又拿出一张来写上了“TO:一十木音也”的字样。七个人的七个名字,又以这样的方式凑到了一起。
  他忽然有点想哭。

  七.
  把专辑依次包装好寄给每个人,在包装一之濑时矢的那份时,他把给自己的那张也装了进去。

  包装一份送给你的临别回忆。
  也许某一天你会想起,
  你曾出现在我的心里。

  歌词里这样写道。

  八.
  一十木音也宣布st团彻底解散,而他本人也将暂时退隐。

  九.
  他现在大约还能回想起他们之前的那五年。

  十.
  只是那些已经算不上他们的从前了。

【涉拓】温暖向三十题之六

      【领带歪了】

  羽多野涉睁开眼后,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坐在床上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昨晚陪寺岛拓笃打游戏打得太晚,今天要参加的见面会恰好离这里不远,于是就在拓笃家借住了一晚。

  “涉君再不起床见面会要要迟到了哦。”

  门外传来寺岛拓笃的声音,还有三声很轻的敲门声。敲过门之后,寺岛拓笃没有戴眼镜的小脸从半开的房门后露了出来。

  “快点起床,我弄了早餐,吃完再走吧。”
 
  羽多野涉应了一声开始穿衣洗漱。等他吃完早餐准备出门,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

  “那拓笃,我出门了。”

  寺岛拓笃从里间跑出来,递给羽多野涉忘在餐桌上的台本,然后凑近伸手。

  “涉君真是笨蛋,领带都系不好。”

  为他整理好白衬衫上歪斜的粉红领带,寺岛拓笃后退两步满意的看着自己帅气的搭档。

  “路上小心。”

  【莫名有种妻子送丈夫出门的感觉×××】

  【算是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也许以后还会有…】
 

虽然不算电影,到果然还是这一句…

3D真的帅——到爆!
估计等yoru主场我会失血过多而亡…

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p1:shine
p2,3:Naked Tango
p4,5:transform



【图源mamo blog】

【二次元偶像only首招】
注意不是综漫不是综漫不是综漫,只是一个二次元爱豆聚集地,无关三次。
UTA,ll,月歌,ichu,V+…只要是二次元偶像类无论手游企划还是动漫都可以来√
其实现在比较期待石膏男孩的加入[?]
已有皮如图。
门牌号:486625550
欢迎来戳√

占tag抱歉。
现在有意向建立一个名朋乙女向专区,因有人数要求,所以新建了一个群,将大家集合起来,有兴趣的话请加一下,群号:531677692~非常感激!大家一起加油吧!
[于是我又复制粘贴了群主的话…]